混改迎落地高潮
  混改是新一輪國企改革的重要突破口。“去年以來,地方國企混改進程進一步加快,覆蓋面不斷擴大。但總體來看,仍存在兩個方面的問題。”盤古智庫高級研究員吳琦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一方面是混多改少。這有兩個體現,一是“混”的目的在于“改”,但部分地方國企完成股份“混”的任務后,卻并未進一步推動經營機制和治理結構的“改”,比如薪酬、招聘、激勵機制等方面的配套改革還需加快。二是混改是要全方位、深層次推進,但在部分壟斷領域民資的準入門檻依然較高,特別是在電力、石油、天然氣、鐵路、民航、電信、軍工等領域。另一方面,國企混改應以市場導向為導向,以市場需求為需求,但實際操作中,部分地方政府行政干預和過度保護的情況仍然存在,混改“拉郎配”現象并不少見。
  上述問題將在2019年有所突破。國務院國資委召開的中央企業、地方國資委負責人會議明確,2019年將積極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和股權多元化,切實轉換企業經營機制。積極推進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出資的國有企業,以及主業處于競爭領域的商業類國有企業開展混合所有制改革。擴大重點領域混合所有制改革范圍。繼續深化中央企業集團層面股權多元化,積極探索有別于國有獨資公司的治理機制和監管模式。深化混合所有制改革內涵,著力轉換企業經營機制,特別是在法人治理、選人用人、強化激勵等方面取得實質性進展。
  各地均在緊鑼密鼓地醞釀新動作,并根據自身情況制定了2019年的改革路線圖和時間表。北京市政府工作報告提出,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未來科學城要著力增強創新要素的活力,“一企一策”盤活入駐央企存量資源,鼓勵和引導央企研發機構進行混合所有制改革,推動沙河大學城科教融合。
  天津市政府工作報告指出,持續用力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全面鋪開、壓茬推進,陽光操作、加快完成。浙江政府工作報告明確,毫不動搖支持國有經濟做強做優做大,實施國資統一監管、國企改革轉型、布局優化整合、公司治理完善、監管職能轉變、國企黨建強化等六大攻堅,突出抓好混合所有制改革。
  山西政府工作報告表示,全面開展混合所有制改革,推動已公布的股權轉讓項目加快成交。繼續篩選出一批更具吸引力的優質資產和項目,向社會資本開放股權。穩步推進員工持股試點。遼寧政府工作報告稱,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新組建的企業集團要努力吸引戰略投資者,增強市場競爭能力。
  吉林政府工作報告明確,加快國有企業向多層次混合所有制轉變,用監管保值增值,用混改搞活增效,推動國有經濟再重塑。抓好省屬二三級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探索競爭類企業在集團層面開展混合所有制改革或股權多元化改革,選擇5-10戶符合條件的國有控股混合所有制企業實施員工持股試點。
  福建政府工作報告也提出,加快國資國企改革,完善國有企業法人治理結構,推進股權多元化和混合所有制改革,推動國有資本做強做優做大。健全吸引民間投資重點項目庫,疏通民間資本進入養老、醫療、家政、托幼等領域的堵點,鼓勵民間資本采取混合所有制、聯合投標體等方式參與政府和社會資本合作項目。支持以混合所有制形式組建閩東北和閩西南城市協作開發集團,推進福州、廈門牽頭組建“福建兩翼發展投資基金”。
  吳琦認為,2019年國企混改將有兩個特點,一是深化雙向混改,除了引入社會資本參與國企改制重組之外,國資也可以入股非國有企業,以及國有企業之間交叉持股,同時隨著對外開放的深化,外資參股也將加快推進。二是深化混改企業的經營機制和治理結構的改革,加快薪酬、招聘、激勵機制等方面的配套改革,通過混改真正推進國企的轉型升級。
  “兩類公司”升級擴圍
  “兩類公司”的組建也是2019年國資國企改革的重點。“從兩類公司組建來看,突出體現了向管資本轉變的思路,即以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為平臺,完善并豐富國資市場化投資運作的手段和方式。”吳琦稱。
  江西政府工作報告提出,以管資本為主推動國資監管職能轉變,開展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改革試點,提升國資監管能力。北京政府工作報告明確,深化國資國企改革,加快實現從管企業向管資本轉變,抓好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試點。
  天津政府工作報告表示,統籌推進體制性和機制性改革,更好發揮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平臺功能,加快國有資產證券化步伐,不斷優化國有資本布局結構。河北政府工作報告稱,穩妥推進省級經營性國有資產集中統一監管改革,抓好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職業經理人試點。
  內蒙古政府工作報告指出,加快國資國企改革,做強做優做大國有資本,實現從管企業向管資本轉變。加快“僵尸企業”出清,剝離國有企業辦學校、醫院等社會職能,著力解決國有企業歷史遺留問題。遼寧政府工作報告明確,推進華晨集團、交投集團國有資本投資公司試點。
  黑龍江政府工作報告表示,繼續優化國有資本布局,推進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試點,積極有序推進混合所有制改革。推進7個產業投資集團資產注入、引入戰略投資者,發揮產投集團“基金+平臺”投融資先導作用。
  吳琦認為,作為在國家授權范圍內履行國有資本出資人職責的國有獨資公司和國有資本市場化運作的專業平臺,國有資本投資、運營公司有利于優化國有資本布局、提升國有資本運營效率、確保國有資產保值增值。但之前對于兩類公司的功能定位并不清晰,給兩者開展國有資本運作造成制約,比如兩類公司業務具有一定的相似性,兩類公司的功能也難以完全分開,如果不進一步明確和規范其功能定位,不利于針對各自目標和不同產業形成不同的產業路徑和業務模式,同時也難免會出現越界運作甚至直接干預企業生產經營活動的情況,這也背離了從管資產向管資本轉變、給予企業更大經營自主權的初衷。
  他建議,未來地方組建試點時,一是要選擇好試點行業和企業,充分發揮試點作用,總結試點經驗;二是按照權責對等、放管結合的原則,給企業充分授權。比如對于歷史遺留問題和低效無效資產的處置,要避免來自地方政府的行政干預。
  國企仍是去杠桿重點領域
  吳琦認為,從去杠桿來看,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強調“要堅持結構性去杠桿的基本思路”,這表明結構性去杠桿的方向并沒有變,國企和地方政府債務仍是去杠桿的重點領域,這也是防范化解重大風險的客觀要求。
  天津政府工作報告強調,著力化解國有企業債務風險,堅持統籌協調、分類施策、精準拆彈,堅持與混合所有制改革結合起來、與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結合起來、與司法和紀檢監察工作結合起來,通過混合所有制改革、資產證券化、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和協議債務重組等多種方式,優化國有企業資本和債務結構。
  河北政府工作報告提出,積極穩妥推進國有企業去杠桿工作,有效化解去產能債務風險。安徽政府工作報告也表示,穩妥推進國有企業去杠桿,加快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
  吳琦認為,國企去杠桿,一方面要嚴控增量,加強國企資本管理,建立國企資本約束機制,形成合理的資產負債結構。另一方面要優化存量,通過上市、資產證券化、市場化債轉股等方式,優化國企資本和債務結構。
  戰略性重組也是2019年國企工作的重點。北京政府工作報告提出,推動國有經濟戰略性重組,壓縮企業管理層級。山西政府工作報告明確,優化調整國有資本布局,繼續推動專業化重組,引導國有資本向主業集中、向基礎行業和關鍵領域集中、向攸關全省轉型發展的產業集中。
  吉林政府工作報告強調,下大氣力深化國資國企改革。引進戰略投資者,加快完成吉糧集團、昊融集團破產重整,推動吉煤集團、森工集團引資重組。安徽政府工作報告稱,加快省屬企業集團整體上市、核心子公司首發上市,加大省屬企業兼并重組力度,完成5戶省屬企業規范董事會建設。
  江西政府工作報告指出,加快國有企業“雙百行動”綜合改革,開展“百戶國企混改攻堅行動”,加大省屬企業集團層面重組整合,完成省投資集團重組省能源集團,推進江銅集團“創新倍增”。充分發揮省國資創新發展基金功能,加大股權投資和解困力度,重組并購科技含量高、發展前景好的上市公司。
  吳琦認為,要推進國企戰略性重組,回歸主業,加快從缺乏競爭優勢的非主業領域及產業低端環節退出,進一步優化產品結構和市場布局。在穩步推進裝備制造、煤炭、電力、通信、化工等領域戰略性重組的同時,持續推動煤炭、鋼鐵、海工裝備、環保等領域資產整合,加快推進免稅業務、煤炭、碼頭等專業化整合。在戰略性重組的過程中,應注意加快建立健全企業并購重組的法律法規和配套制度,加大對國企兼并重組的監管和執法力度,強化信息披露制度,促進國企兼并重組的法治化、規范化。總體來看,隨著地方國企改革的深化,國企資本運作日趨活躍,將為投資者帶來長期投資機會,對資本市場起到較大提振作用。(記者 王璐 王文博